姑且半个写作者 有时候写 有时候作……

[依兰依兰]

月亮跟紧旋转的都市,从9点跟到了1点,藏在了云朵里
云朵的边角,被一枚飞机的红灯打开
同样亮着红灯的,是微信右上角的消息
她戳破了气泡,继而把抱枕搂在怀里,像是搂着一朵乌云
电视的后背烘烤着上面的灰尘
闻起来像是童年的阳光
看起来像是昨天的电视
听起来,像是火车穿堂而过
隆隆而过,毫无信息

合上的天幕没有给任何问题带来收场
月亮,不似幼年,听由她的呼唤
远方的车灯对她没有感情
像是远去的人,彼此似乎无需音信
像是远去的人,发来的问候,也在远去
远到心脏的边界
远到需要抓取它的回响
远到月亮云朵,电视声音全部推开
空间变得无限大
她变得无限小
抱着抱枕,在膨胀的空间中逐渐小到几乎消失

孤身一身
太狭小了,狭小成一颗波动的粒子却停止了波动

依兰依兰花开
她把眼泪擦了擦,再次戳破了红色的气泡

她回复“不必了”

停止波动的粒子重新躁动起来
电视声音像是火车倒行折返而过
云朵的边角合拢,月亮磅礴而出
红色车灯有往,白色车灯有回
她放下了抱枕,她压在沙发上,重新有了重量

月亮跟紧旋转的都市,时间,晚11点

评论

© 野渡无人舟自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