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且半个写作者 有时候写 有时候作……

那我就在春天里

你好呀

春寒料峭,太阳真的暖和起来,走在路上,有风吹过来,也不觉得非常冷。有那么两天我甚至被欺骗,以为这个春天来得猛烈,阳光好到带着夏天的味道。即使被打回去的气温表才提醒我其实年年春天皆如此,其实万物还没来得及醒过来,还需要一段时间,但树啊花啊,仍然很快就会舒展开来。

春天嘛,就是给一切带来好消息的,你呢?最近又开始变得很忙。但除了忙,还好吗?

我看到知乎常在纠叹:生活真的那么残酷吗?为什么总是好像不快乐。我想其实不是这样呢。如果只是一味的残酷,那也会很乏味,我们谈论过世界的维度,就像三体世界里那样很酷,其实复杂的世界里,不会只有某一种东西呢。有残酷,就会有温暖,有不快乐,就一定会有开心。而这么简单的道理,不要忘记。

我们生活的世界如此多变,一定要让自己充满弹性,才可以迎接任何的伤痛和喜悦。让自己下沉,让自己上升,去赢,去输,去大笑,又大哭,在任何时候可以反弹回来,在起伏中找到自己。

猴哥,其实我偶尔会想,那些残酷的、绝望的东西,是不是其实在保护着我们呢?当我们极度不适,就有极度的驱动力寻找新的出口。一旦行动起来,或许会获得新的人生。任何痛苦都是有意义的,它提醒着我们,什么东西错掉了,人并不快乐,于是我们就会调整方向,去做让自己开心的事。这样看来,即便是最糟糕的绝望也不是毫无意义。(天啊我居然鸡汤了??!)

人总是过于短视,又过于极端,很容易让情绪控制自己,这样不好,我是说我自己。我打定主意,用最复杂的态度来审视人生和生活,做决定之前多思多虑,但也横冲直撞,决定泥沙俱的同时,又缓缓捞起某些东西。

猴哥,我今天想跟你谈谈悲剧。

悲剧,就是注定会成为悲剧的东西,不具备任何偶然性和个体性。我想了很久,在这种必定的悲剧中,死亡肯定是第一位的。我们谈论了太多的人生和生活,却从来没有好好想过死亡是什么一回事。大多数的时候,死亡并不是一瞬间发生的吧?人是缓缓地走向它,由于走的过于缓慢,甚至让人有了永生的错觉。

生活过于让人眼花缭乱,而死亡却只有一种。任何事物,任何人都在毫无知觉地向它走去,这么想来,人是无法理解和谈论死亡的,它和任何事情都不一样,不具备弹性,不具备反面。死亡的对立面不是生,因为没有人能从死亡中走出来——它是无底的深渊,以至于没人能说出来深渊之下,竟然是什么。

我们的生活中,还有比这更接近绝对悲剧的东西吗?我想没有了。这让我舒了一口长气,太好了。死亡之外,就没有太多绝对悲剧——在生的范畴里,生活的每一天,都可以向命运讨价还价。

猴哥你知道的,我我喜欢讨价还价,与一切事物商讨结果。向自己要一日开心,也向别人讨要几日欢喜,命运再送还悲痛,我又会接着伸出手索要更多快乐。这可能就显得自私了,但人生无非如此,我想最可惜莫过于梵高那般,自体温暖,却在还没能学会讨价还价的时候,就输给了黑暗,走向了死亡。

这不好,对吗?我们应该讨厌一切的必然,并且决然与命运交手,失去的,一定能要回来,得到的,也一定要还回去。在得失之间,我们要保持清楚,这不是与命运的决斗,而是自己的每天的战争。

每个人都在和自己进行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呢,我多希望烽火长存,永不止息,只有这样,我们才会为自己要得多一点点的快乐,就是那么一点点,也让我们有了活着的成就之感。我们活着,并不是只是为了走向死亡,而是为了活着本身。那些复杂的维度可以来的更复杂,我可以迎接更多的挑战,更激烈的战争,让它们在我的脑海中片刻不停,来吧,我并不害怕。这就是我们活着的意义——在日复一日的战斗里,找到自己。

猴哥,写这些我太累了,甚至有些发抖,此刻的雄心或许将在一场睡眠后消失殆尽,但是我也知道,这种勇敢还会卷土重来。你看春天就如约而至,春天本身就是好消息,对吗?

只是现在,我有点累了,亲爱的,如果哪天我忘记了我是个多么勇敢的人,请你一定要在春天提醒我,我们活着,不是为了走向死亡,不是为了走向必然的悲剧,而是为了向万物讨价还价,为生活贴上最骄傲的价码。

万物之中,希望最美。
最美之物,永不凋零。

你要记得呀。



(写于3.14,因为你没有写什么,我也就忘发了……

评论

© 野渡无人舟自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