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且半个写作者 有时候写 有时候作……

不是好久不见

你好啊

猴哥


日子已经真正开始闪光了。在漫长的夜晚里,我虽然仍会不安。但是盛夏即将来临,大概一年里最耀眼的日子就要开始了吧。这些曲折的日子里,炎热来势汹汹,一切都像要开始闪光便是最好不过的事情。

晚上又一言不合冲撞了起来,毁了本应美好的晚安。我能感受到你的疲倦,我更心疼你的疲倦,我深知自己做法不妥,但仍无奈不能改错。我就是这种性格,你懂,收不住的。你三天忙碌下来 我本以为终于能有一个晚上静静呆在一起复习功课,谁曾想得到的回复如此。亦如过往种种——本当双方不谋而合的小心思,到头来知只是自己一厢情愿之时,我也只能报以失落。况且你用了“偷懒”二字。若不用找我便是偷懒,那我可真是你的一项continual task。
猴哥,细细思索真是乏味,分析下来大概每一次每一次的不愉快都是因为“期待落空”四个大字。而“期待”,我知道是来源于我的“自私”。

可是,猴哥有没有想过,这“自私”,又是从何而来……

我翻起了旧照片。

时间过得好快呀,我们拍下第一幅照片时,恍惚快要寒冬。对比如今将要炎夏的日子——可以走在树荫斑驳的街头,让镜头快乐地框起二人日子——那时的我还不这么“自私”吧,那会的我也不这么黏人,是么?我们彼时的状态是颠倒过来的,是么?

我记不清了。

猴哥,你知道么,人看到旧日的照片,鲜活的表情依然完整,就像见到了过去的自己。
人总是相信自己是按照一条直线成长的,今日的自己,无论如何,比之旧日,都有收获。然而,打破鸡汤的是,我们都知道人生可不是一条直线,站在往昔的人,是否比今日的人要懂得更少,也不得而知。

讲到这里,猴哥呀,我又开始怀疑了,为什么看上去笔直的日子,会过出许多蜿蜒来;原本直白的道理,也被理解出曲折。而在这些莫名其妙的波澜中,人们把日子过得矛盾,过得痛苦,甚至过出了壮阔。
就像今晚,哎(摊

我只能自我安慰。

如果非得说人生是条河,那泥沙俱下,在大地上蜿蜒,如果时间足够长,距离足够远,就会看到滚滚浪沙里闪着的光。可是身在洪流之中,如何看得清楚呢?因为看不清楚,想不明白,才会被浪潮裹挟,推推搡搡,走得犹犹豫豫,左顾右盼。

猴哥你看你看,我进步了!虽然依旧憋不住火一点就炸,但正如你说的,都是成人道理皆明,我已然能自我开导了。。。虽然不知道这是好是坏。
——于你是件好事吧,可其实我并不喜欢这样。

我喜欢的依旧是坚定的脚步,猴哥,时至今日,我也没看到谁对自己的选择百分百肯定。你说你信我 信我的眼光,可很多时候我都也是试探着来。我喜欢坚定,可我也足够脆弱……脆弱到试探的每一步都得小心翼翼。

你说过深夜的兜叔总是另一个人,真的,这个状态每每在码字的时候就能附身上来。
所以现在,我还想跟你谈谈生活。

我从前总以为,人如是足够聪明,足够有智慧,足够尊重正义与公平,遵守规则,那么就不会出什么岔子。毕竟身处现代社会,人一生要面临的最大风险就是顺流而下,被卷入滚滚红尘,后来我才知道,是我把人生想得过于简单,也过于美好。人生风浪来的时候,不管站不站得稳,人都要脚步踉跄,跌跌撞撞。人生的复杂也只在于此,没有计划,没有预期,偶尔风头一转,就到了新的方向。
我很羡慕那些拥有人生主动权的人,像你,猴哥,其实我一直偷偷定义你比我有想法,有信心,更有方向性。我以为男人啊,他们才是天生的舵手,清楚了解风向标的指示。可是想到今晚你疲惫的、让我心疼的那副样子,我才意识到,是我过于浅薄,不能理解别人的困难。不管做好任何准备,风雨来袭的时候,也要任它吹打。

可是啊,猴哥,人的奇妙之处在于其适应力惊人。

以前(四、五年前)的很长一段时间,我倚在窗前,打量着来往陌生人的头顶,当时的寂寞甚至将夏日在我脑海中除去了背景音,只剩下长久不停的耳鸣。
后来,后来岁月瞬息而变,我投身了生活。而没想到,这这个夏天即将开始的时候,我又回到了那个窗前,仿佛这么多年我从未离开过。生活再次将我关在玻璃罩子里,又再次响起了不歇的耳鸣声。
只是这一次,猴哥,我并没有感觉慌张,真的,甚至有一些宁静。

我适应了。

我以为我从来就不想做生活的记录者,我想参与其中,甚至想随波而下,任由生活翻滚随意到任何地方。
但是我适应了。
在这个夏天,我只是生活的观察者,属于我的只有那辆准时到达寝室楼下的的自行车。在这个夏天,大概以及以后的很多很多个夏天,外面很多很多个日出日落都与我无关,只有你与我有关。

但我并不想将这种孤寂描写成某种浪漫。

我在小说里不停的让主人公要杀死浪漫,带着冷漠审视自己的生活。

这是一种寄托,我如此笃定。


讲到最后。我想,关于“自私”的问题似乎要解决了:
我们的恋爱久期不同,于你而言半年似乎已经开始温吞,但于我而言热恋才刚刚开始。陪伴有时候还挺重要的,千句我爱你我想你,都不如一句我在楼下等你。关于陪伴我还没有知足,但我的久期可以适时调整。我说过的,人的适应力惊人。毕竟早晚(一两个月之后)就是聚少于散。

猴哥,我说这些你也别害怕,我不是在抱怨,因为我知道生活总会在某个时刻徐徐展开。
例如夏天来了,例如天气热了起来,你我不再拒绝吹来的风,反而对着夕阳仰起脸。
顺其自然。
希望我再也不惧未来心怀旧梦,到褶皱深处再被人唤醒。日子虽然左支右绌,但一切都闪着金光。不要害怕,即便不努力,不坚定,不勇敢,只要走下去,仍然会看到光的。
猴哥,如果你闭上眼,一定也跟我一样,看到那些闪烁的光芒。

评论

© 野渡无人舟自横 | Powered by LOFTER